您的位置 : 紅楓葉網 > 小說資訊 > 景純上官蘊是哪部小說_景純上官蘊是什么小說

景純上官蘊是哪部小說_景純上官蘊是什么小說

今天小編帶來特寵甜蜜傲嬌妻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景純,上官蘊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仙人指路,一紙婚約,她成為姐姐的代嫁新娘!未婚夫是被醫生判定活不過三十歲而且無法行房事的男人!所以,她嫁過去擺明了是守活寡!可是為什么一到床上,傳聞中的病秧子居然生猛的如同嗑藥了!

第4章可以試著“榨干”他

上官別墅。

等景純失魂落魄地從景家回來,已經日下西山了。

眼神黯淡地走進大廳,景純正準備回房間時,卻聽見客廳隱隱傳來爭論。

景純心里一驚,聽著聲音好像是她婆婆和上官蘊在對話,只是婆婆的話語稍顯得激動一些。

耐不住好奇心,景純挪著步子悄悄地靠近客廳門口的位置,小心翼翼探出腦袋往里面望去。

復古的房間里,上官蘊正在和白欣對峙,空氣似乎都因為這二人凝固了起來。

“我讓你跟她離婚是為了你好!”半響,白欣首先開口道。

正躲在門外偷聽的景純猛然一驚,原來婆婆竟然是要讓上官蘊跟她離婚!

景純不懂,自家婆婆為什么要上官蘊和自己離婚,明明當初景家和上官家的婚約,是所有人都同意了的,難道就因為自己嫁過來第一天上官蘊發病了?還是說另有隱情?

想到這里,景純臉上的神情微變。

而上官蘊臉色不變,風淡云輕地坐在沙發上,右手食指有節拍地在空中敲擊著。

“我的事情,我會自己做主,不用母親過分關心。”

白欣的話居然被上官蘊直接回絕!

景純的處境被上官蘊寥寥的幾句話給破解,轉危為安,她的心情就像坐過山車一樣刺激。

不由得升起一絲疑惑,為什么上官蘊要這么幫她?

又突然想起他對她說乖乖聽話的場景,心里倏爾有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但上官蘊有力的拒絕,卻讓白欣的眼里閃過一道利光,仿佛空氣都寒冷了不少。

就連躲在門口偷聽的景純都感到寒意,上官蘊卻沒有受到白欣的影響,反而轉眸意味深長地撇了門口一眼,景純那往里偷看的小腦袋便被抓了個正著。

景純被上官蘊看得心中一陣忐忑,雖然他的目光并沒有責備和冷漠,但就是這樣平常的一眼,卻反而讓她心悸。

危險!

就連白欣都沒有發現她在偷看,上官蘊卻發現了,他又是什么時候發現的?

看了景純一眼之后,上官蘊又狀似無事地對白欣道:“我不會離婚,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妻子是怎么樣的人都無所謂,只要是個女人就行了,我看現在的就很不錯。”

景純本以為婆婆還會辯駁幾句,沒想到白欣卻一言不發地讓上官蘊走了。

發現上官蘊走出來,景純連忙后退,想要避開和上官蘊的正面接觸,卻意外地被人捏住纖細的皓腕。

“躲我?”

低沉黯啞的嗓音帶著一抹性感,濃密的長睫毛遮掩住了上官蘊此時的神色,卻更讓他看起來神秘莫測。

雖然是疑問句卻又帶著陳訴的語氣,被上官蘊的氣場鎖定住的景純習慣性地低頭,抿著唇不答話。

沒聽到回話,上官蘊卻不生氣,反而淡淡地笑出聲:“怎么?心虛得不敢看我?”

“沒有!”

景純一個機靈抬起頭來,卻正對上官蘊黑洞似的迷人又深邃的眼瞳,眼神里閃過一絲迷離,很快又掙扎著恢復清醒。

“我沒有躲著你。”景純有些別捏地道。

“哦?”上官蘊的眼神似笑非笑,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就拉著景純往樓上走去。

“干,干嘛?”景純被上官蘊帶著冷意的大手拉著,心里猜不出來他的用意,干脆破釜沉舟地直接問道。

上官蘊帶著笑意的嗓音從頭頂傳來:“什么都可以。”

景純頓時不說話了,耳廓卻悄然被染紅。

上樓后,上官蘊突然一個轉身,把跟在后面像鴕鳥一樣的景純給打橫抱起來。

受到驚嚇的景純雙手緊緊地抓住上官蘊胸前的衣料,沒想到中途卻擦過了上官蘊的敏感部位,惹得上官蘊抱著她的步伐停頓了一下。

低頭去看景純,帶著欲望的濃眸看的景純心中悸動不已。

上官蘊強忍著把抱著的女人吞吃入腹的欲望,抱著景純坐在梳妝臺上,挑眉往向她清澈卻不安的瞳孔里去,問道:“怕我?”

景純心里暗自嘀咕,她看白欣都沒看他那樣害怕,她怎么不怕?

但口頭上卻回答道:“沒有怕你。”語氣就連她自己都無法相信。

上官蘊就更不可能被她騙過去了,輕笑一聲,勾唇用修長的食指抬起景純的下巴,帶著幽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著她,沒有開口說話。

沉寂的氣氛迅速蔓延。

就在景純快要被上官蘊看得無地自容的時候,上官蘊終于開了尊口:“不用怕我,我暫時還不想換個妻子,而且……”

上官蘊倏爾深深地看了景純一眼,一字一頓道:“你在床上的樣子,我很滿意。”

中,中意她?!

景純意外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微微張開櫻唇。

他這是在向她告白嗎?不會又有什么陰謀吧?

上官蘊卻沒有給景純那么多的反應時間,貼身襲來,瞬息堵住了景純即將脫口而出的疑問。

“唔?唔唔!”景純被牢牢控制在上官蘊的懷抱里,口鼻里全是上官蘊的氣息,清冽中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草藥氣息。

上次上官蘊的熱情給了景純太多的印象,景純毫不猶豫地在上官蘊的懷中掙扎起來。

無意中咬破了上官蘊的唇,鮮紅的血露出來,刺激著景純的視線。

“我,我不是故意的……”

景純低著頭心虛地解釋。

上官蘊低頭輕笑一聲,再抬起頭時眼里充滿了讓人看不清的暗芒,出生諷刺道:“如果你想讓我早點死,早點分到我的遺產,你可以試著‘榨干’我。”

“我保證……”上官蘊嘴角的笑逐漸曖昧,“那會是你唯一的機會。”

景純瞬間愣住,卻在一瞬間倒在床上,身上的套裙被一雙冰冷卻有力的大手褪去,皮膚碰觸到冰冷的空氣已經開始顫栗。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身體上,上官蘊埋在她的脖頸間死命吸允,她被刺的神經一痛,眼淚情不自禁的流出眼眶。

很快淚水便被還帶著血跡的唇粗魯地吻去。

景純想試著反抗,卻發現她被他死死地按在了床上,伸手觸到一塊塊整齊精悍的腹肌,頓時臉紅的像個茄子。

一室旖旎,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嬌吟不絕于耳。

事后,景純累得宛如一條擱淺的魚,渾身動彈不得,身上布滿了“病弱”的大少爺的杰作。

感受到身后炙熱氣息的靠近,景純無奈地丟過去個白眼。

卻聽見男人黯啞的聲線說出平靜卻不容反抗的命令。

“你的腎不許捐。”

特寵甜蜜傲嬌妻

特寵甜蜜傲嬌妻

作者:仙人指路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一紙婚約,她成為姐姐的代嫁新娘!未婚夫是被醫生判定活不過三十歲而且無法行房事的男人!所以,她嫁過去擺明了是守活寡!可是為什么一到床上,傳聞中的病秧子居然生猛的如同嗑藥了!

小說詳情
山东时时彩官方 电力股票推荐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 打麻将在线游戏手机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微信群 闲来麻将赚钱下载安装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巨牛盈 福建麻将十六张打法技巧 云南11选五5开奖 场外配资合同是什么 2014年上证指数预测图 海南天天麻将下载安 山西省快乐十分钟 麻将棋牌辅助器开挂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