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紅楓葉網 > 小說資訊 > 林淺夏厲祁南是哪部小說_林淺夏厲祁南是什么小說

林淺夏厲祁南是哪部小說_林淺夏厲祁南是什么小說

今天小編帶來帝王寵妻無度:女人哪里逃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林淺夏,厲祁南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真愛一生,

第4章珠寶大盜

年度大戲。

好事者都看的津津有味,畢竟現場看一個姿色不錯的女人被搜身,那是一等享受。

只不過有些可惜的是,動手的不是他們。

只可遠觀啊。

“小姐,沒找到。”

黑衣人帶回來了搜身結果,葉紫婷有些當眾掌了一巴掌給自己臉上的感覺。

看著眼前的女人,葉紫婷恨的幾乎咬牙切齒。

她乖乖配合,連厲祁南都有些吃驚。

在這么多人面前接受搜身,這明顯就是一種侮辱,像她這么好面子的人怎么會愿意做到如此?

厲祁南有些后知后覺,她是個大盜,搜刮了整個珠寶店的大盜,當時關于她的新聞在電視上一遍遍播放,珠寶店的錄像被剪了一半,給了她否認罪名的理由。至于后來她為什么招供了。

背后的真相沒人能知道。

這個女人的腦袋里,到底裝了什么,而她的身后,還有什么自己沒有挖掘出來的秘密。

厲祁南起了極大的興趣。

看著他打量那女人的眼神,葉紫婷憤憤地深呼吸了幾口,公開追了厲祁南這么多年,最后他們的婚約關系還是父母輩的人以商業聯婚的理由結合起來的但是被厲祁南回絕了這場婚姻,葉紫婷知道厲祁南一直把自己當妹妹,但是她對厲祁南是深愛的那種感覺。

而現在,她所仰慕的人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對另一個女人如此入迷,她不能當眾丟臉,而且方才因為這女人她已經打了自己的臉了,她不能再突兀的做下任何決定。

但是那條項鏈的丟失,葉紫婷確認肯定跟這女人有關系,只是現在還找不到機會來揭穿她的嘴臉而已。

厲祁南不想再繼續鬧下去,他必須終結這場鬧劇,按照葉紫婷大小姐的性格,讓她丟臉了還把事情鬧大,只會越來越麻煩。

而且林淺夏看上去醉的一塌糊涂,隨時可能醉死過去,他不能看著自己剛剛招進來的人就這么在那么多人面前倒下。

兩個女人足夠成一臺戲了,他不知為何有了種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的感覺,但關鍵時刻,還是要保護自己的人。

“不好意思打擾各位的雅興了,事情我們會私下解決,今天的主題應該是珠寶界每一位珠寶愛好者的交流會,為表示我的歉意,今晚的酒,我請客了。”厲祁南直接走到吧臺把黑卡放下,寫下了密碼。

他的名氣還是有些作用的,大家看他這么豪爽,鼓掌喊了他的名字之后,就都散了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事情中去了。

雖不滿意這樣的結果,葉紫婷也只能暫時忍氣吞聲跟著厲祁南走出了會議室。

“讓你破費了。”葉紫婷整理好了思緒,再次出口的話帶著濃濃歉意。

“我已經讓孫德去查監控了,這游艇上處處是監控,誰拿了你的項鏈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看厲祁南要走,葉紫婷心里一沉。

她伸出手,卻沒拉住他的衣服,挽留的話咽回了喉嚨里,她小聲問道:“你現在就回去嗎?”

“事情處理完了。”厲祁南脫下外套披在懷里的女人身上,“而且還得送她回去。”

聽到溫柔的一個她字,葉紫婷的心里泛起一陣酸楚,即使沒有明說,他明顯是在責備自己方才那一出的‘鬧劇’。

給他丟臉了,葉紫婷換上大小姐應有的姿態,彎腰低頭道歉:“很抱歉。”

厲祁南把葉紫婷交給小跑過來的孫德,他扶著林淺夏往車的方向走,頭也不回地不咸不淡應了一句:“我沒怪你。”

此時,一個酒保拿著一條項鏈跑了出來,接近過來的時候看了一眼往外走的厲祁南和那個跟自己買酒的女人的身影,把手里的項鏈還給了葉紫婷后說道:“方才那位在吧臺喝酒的小姐掉了這個東西,聽說是葉小姐您的,經理讓我送了過來。”酒保又看了一眼厲祁南,他已經回頭過來了,酒保不自覺地拉低了聲音湊近葉紫婷,似乎有些猶豫地詢問:“要報警嗎?葉小姐。”

“……”

葉紫婷回頭看著厲祁南,以及他懷里昏睡過去的女人,一種嫉妒的怒火攻上了心頭,她朝著酒保點了點頭。

深夜的警局沒想到居然還人來人往,犯事的人還真挺多的。

大概是在警局有一種回歸家鄉的感覺,一到警察局林淺夏就猛地醒了過來。

看著眼前突然轉換的場景,她有些懵,不過很快,她就了解了情況。

經過厲祁南的同意,她被警官帶著離開了他的眼前。

獨立的單間里她跟兩個警察面對著面,因為有備案對話基本上沒有幾個來回,警察就問到了關于項鏈的問題。

“你是怎么偷走葉小姐的項鏈的?具體陳述一下當時的情況。”

林淺夏聽完他的陳述句基本就了解他要表達的意思,一個進過警察局的珠寶大盜陷入一起珠寶盜竊案中,肯定是犯人沒錯的這種想法占據了對方的腦袋,基本上都不用詢問就能確定肯定是自己犯的事了,這樣的指證理由,可真夠彰顯公正公平的。

林淺夏不會認不屬于自己的罪,哪怕她雖然做過即使證據確鑿她也不認罪的事,但上次那一次之后,她再也不敢這樣玩了,媽媽當時為了幫她洗罪雙眼哭到腫的跟金魚嘴似的場景,她是再也不想見到了。

“林淺夏!回答問題!”

女警官嚴肅的語氣喊回了林淺夏的走神,她回神看著眼前人,即使酒意還未完全散去,她的意識也不算完全清醒,可是這個事她很確定。

“不是我干的。”

她再加了一句肯定的話:“這件事與我無關。”

接著她供出了自己已經有工作一事,而且是在奚氏集團名下,她又不傻,看到了葉紫婷眼神里對自己的那股殺意,要是直接說出了跟厲祁南協議上的關系,恐怕她要死于非命。

“您確定了您跟她屬于上下屬關系?”

警官再三確認,最終拿了一支筆給厲祁南簽名確認,接著才放了林淺夏。

夜里的風起了些寒意,出來的時候林淺夏拉開了跟身旁兩人的距離,先一步走出了警局。

這次的處理結果厲祁南明顯是在包庇林淺夏,葉紫婷有些繃不住臉了。

“證據都指向了她,她說沒有,你就信了?”

“葉紫婷,別鬧。”厲祁南看了一眼走在前方已經進了車里的女人,才回頭跟葉紫婷坦言自己的理由。

“她是一個對我來說很有用的人,你別再給我惹事了。”厲祁南嘆了口氣,聲音似乎飄得很遠。

“而且我們之間的事我說的很明白了,我對你只是兄妹的感情,我不喜歡你,所以不要再繼續在新聞上發布一些不實的消息,我們并沒有要訂婚的那種關系。”

帝王寵妻無度:女人哪里逃

帝王寵妻無度:女人哪里逃

作者:真愛一生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小說詳情
山东时时彩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