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紅楓葉網 > 小說資訊 > 山海無限鏡花緣小說_山海無限鏡花緣小說閱讀

山海無限鏡花緣小說_山海無限鏡花緣小說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山海無限鏡花緣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唐敖,紀沉魚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源子夫,這是一個凡人在山海鏡花世界中經過命運的洗禮最終成為大唐帝國復興的守護神的故事。這是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更是一個熱血沸騰的經歷。當歷史變成了傳說,傳說顛覆了神話。他的故事便成了永恒——

第2章虛彥收徒

生化寺在夜晚極其安靜,因為地處較高位置,唐敖可以看到不遠處的長安城。夜色籠罩下的雄偉都城,就像是一只巨大瑞獸趴伏在地,讓人心生敬畏。

一輪彎月爬上樹梢,銀色的月光將唐敖小小的身影在地上拉長,唐敖望著月亮,小臉流露出和年齡極不相稱的迷惘。

唐敖知道,人生下來就有父母,看到西市內的那些人闔家歡樂,盡享天倫,他是說不出的羨慕。

但是唐敖不知道父母在哪,他甚至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長安城內,好像自從記事兒開始就在那里了。

更讓唐敖感到孤獨,恐懼的是,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突然去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唐敖覺得那是自己在做夢,噩夢。

可是每次夢醒之后,身邊總會出現古怪的東西,讓他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長著腿的金魚,鬼面鸚鵡對唐敖來說司空見慣,最嚇人的一次,唐敖醒來的時候,身邊竟然依偎著一具金光閃閃的尸體,這件事唐敖沒敢對任何人說,那具尸體被他推下了護城河后不知所蹤。

唐敖的肚子咕嚕嚕響著,已經幾天沒有吃飯的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在懷里一陣摸索后,掏出了一塊散發著朦朧七彩光澤的植物塊莖。

這是唐敖在“夢中”隨手挖到的,香氣撲鼻,感覺可以吃的樣子。他嘗試著咬了一口,味道如同飴糖甜美,幾口被他吃光,不但腹中的饑餓感消失了,全身還暖洋洋的舒服。

就這樣,唐敖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寺內晨鐘聲悠遠,唐敖被鐘聲驚醒,天蒙蒙亮,雜役殿內的小沙彌們已經起來,挑水的挑水,劈柴的劈柴。

昨天對唐敖頤指氣使的小沙彌,把柴刀扔到門口,惡聲惡語道:“早飯之前劈好一擔柴,動作快些,別拖大家后腿,劈不完沒飯吃。”

唐敖拎起柴刀,昨晚吃的那塊植物根莖讓他現在都不覺得餓,心中暗暗記住,再“做夢”的時候一定要多挖一些。

“發什么呆,別磨蹭。”

“想讓大家都吃不上飯嗎?”

唐敖在小沙彌們的催促中,吃力的劈著柴禾,別人一刀可以劈開的木頭,唐敖要劈四五下,不時還要手腳并用。

等唐敖劈好一擔柴,面對的是和昨晚一樣的情景,木桶中的糙米粥一粒都沒有剩下,看到唐敖對著木桶發怔,幾個小和尚發出了得意的笑聲。

又沒有吃到飯的唐敖,跟隨小沙彌們來到大雄寶殿上早課,殿中滿是穿著淺褐色,深褐色僧衣的和尚,口中誦讀著佛經。

唐敖手持木魚,學著其他和尚一下下敲著,耳中聽到陣陣禪唱聲,雙眼再次充滿茫然。

大殿中的人很多,唐敖卻覺得自己很孤獨,莫名的對這里十分排斥,或許是因為這里的人沒有西市中那些人待他隨和親切,讓他感覺自己在寺中是多余的人。

早課做完,唐敖等雜役小沙彌返回雜役殿,分管雜役殿的大和尚虛彥,盤膝坐在蒲團上,聲如洪鐘道:“爾等依次過來。”

支使唐敖劈柴洗桶的小沙彌,第一個走上前去,跪倒在虛彥身前,恭敬道:“大師傅。”

虛彥肥厚寬大的手掌放在小沙彌的光頭上,按了片刻后,眼中失望之色一閃而過:“下一個。”

小沙彌們排隊依次跪在虛彥身前,虛彥一一按過他們的光頭,臉上流露出掩飾不住的失望,開口問道:“每日兩頓稀飯,都吃過了嗎?”

“大師傅,我們都吃過的。”為首的小沙彌看到站在原地發呆的唐敖,補充了一句:“新來的這位小師弟也沒有落下。”

虛彥哦了一聲,對唐敖招手道:“你過來。”

唐敖學著其他人的樣子,跪在虛彥身前,當虛彥的大手按在他腦袋上的時候,唐敖突然感覺身子有些燥熱。

虛彥按著唐敖的手,顫了一下,仿佛睡不醒的惺忪雙眼中,閃過一道精芒,而后不動聲色把手收了回來。

“從晚飯開始,唐敖的糙米粥多加兩碗。”虛彥說完之后,閉目不語,但是眼角下的皮肉,抑制不住的抽搐著。

聽到虛彥的吩咐,一干小沙彌看鄭彬的眼神如同仇寇,雜役殿內的食物本來就少,他們就是勉強吃飽,如今還要多給唐敖一份,連勉強充饑都做不到。

他們不敢不聽虛彥大和尚的吩咐,更不敢克扣唐敖的糙米粥,但是唐敖想多吃一口,可沒那么容易。

在這些小沙彌的排斥擠兌下,唐敖下午干了很多活,劈柴掃地,拎水洗衣,四五歲的孩子,哪能干得了這些?等到開飯的時候,累的胳膊都抬不起來了。

“咣當。”

兩碗糙米粥重重落在唐敖面前,小沙彌面帶慍怒,語氣不善道:“小心吃,別撐死了。”

唐敖早就餓的前胸貼后背,只覺得精神大振,對對方惡毒的話語充耳不聞,拿起筷子扒拉著把米粥。

小沙彌舔了舔嘴唇,口舌生津,胃里一陣蠕動,很想把唐敖手中的米粥搶過來。但只能想想而已,虛彥大和尚的話對他來說就是圣旨,他可不想被趕出生化寺。

兩碗糙米粥入腹,唐敖感覺全身熱乎乎的舒服,小孩子心性發作,拿起一個碗,當著對方的面舔著碗口,看到對方臉色發黑,心中不禁一陣快慰。

小沙彌雙拳緊握,指節嘎嘣作響,很想一拳把唐敖打倒,不過沒等他付諸行動的時候,眼前發生的一幕把他驚呆了。

唐敖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摔的破碎,一只手抓著脖子,一只手捂著肚子,喉嚨里發出呼嚕呼嚕的異響,臉色漲紅的仿佛猴子屁股,口吐白沫栽倒在地。

小沙彌想要胖揍唐敖一頓,但是看到唐敖身體抽搐,雙腿一蹬一蹬,驚駭的體如篩糠,怪叫一聲跑回雜役殿去找虛彥大和尚。

“唐敖……唐敖……”

唐敖聽到陣陣呼喚聲,睜開眼睛的瞬間,看到的是一張幾乎貼過來的大臉,一雙眼睛宛若銅鈴,唐敖嚇的驚叫一聲,手刨腳蹬從床榻上掉落,摔的嗚嗚直哭。

虛彥粗壯的手臂將地上的唐敖抱到禪床上,安慰道:“莫怕,莫怕,你這孩子,倒是膽小的很。”

唐敖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竟然是雜役殿的大和尚虛彥,緊接著面前多了一碗水,隱隱散發著香甜氣味。

“這是蜂蜜水,震驚安神,喝吧!”虛彥笑呵呵的對唐敖說道,將碗口遞到唐敖的嘴邊。

唐敖下意識的喝了一口,甘甜的滋味仿佛擊穿了味蕾,讓他情不自禁的大口喝起來,沒喘氣就喝光了一大碗蜂蜜水。

又一陣香氣撲鼻而來,虛彥雙手端著方形的桌子放到唐敖的床頭,桌子上有白晶晶的精米飯,一碟醬豆腐,一碟綠瑩瑩的青菜,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讓唐敖的肚子咕嚕嚕響個不停。

唐敖看著桌子上的飯菜,小臉兒緊繃,嘴唇微微癟著,在他僅有數年的記憶中,好像還沒有誰待他如此之好,頂多是不欺負他而已。

虛彥把筷子放到唐敖手里:“你已經昏迷三天,肯定餓壞了,但是這一頓不能多吃,不餓就行,否則傷到脾胃,調養起來非常麻煩。”

唐敖拿起筷子,一邊吃一邊聲音哽咽道:“多謝大師父,大師父是個好人……”

虛彥一直注視著唐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好像一朵綻放的鮮花,但是和這副笑臉相對的,卻是虛彥的雙手,握的非常緊,指節因為缺少血液流通,變成了紫青色。

“呃……呃……”唐敖吃的又快又急,放下碗筷后不好意思去看虛彥,卻懂事的想要下床收拾碗筷刷洗。

虛彥阻止了唐敖,伸出一根手指在唐敖的胸前輕輕一點,唐敖居然不再打嗝了,這讓唐敖覺得很神奇,眼珠不輟的盯著虛彥的大手。

“感覺很神奇?”虛彥把肥厚的手掌在唐敖面前攤開:“想學嗎?”

唐敖眨了眨眼睛,神情有些怯怯的:“我可以嗎?”

“如果你拜我為師的話,當然可以了,我在生化寺沒有親傳弟子,你就做我的弟子吧!”

唐敖年紀雖小,但是久在長安城西市游蕩,見過幾次別人拜師的經過,當即跪下磕頭,口稱師父。

虛彥將唐敖攙扶起來,越看唐敖越是心花怒放,嘴里的言語不免有些絮叨:“遇上你是我的緣,你我二人合該有一段師徒情份,如此甚好,不枉我在此苦等多年。”

雜役殿的虛彥大師收了唐敖為親傳弟子,這倒是一樁不大不小的新鮮事。虛彥大師是掛單僧,據說有很大來頭,連方丈對虛彥大師都非常客氣,能成為虛彥大師弟子,自然是難得之至。

而在雜役殿內的小沙彌們,心情就更復雜些。

一想到他們合力排擠的唐敖,竟然轉眼成了他們的師叔祖輩分,不忿之余,又感到深深的戒懼,生怕唐敖在虛彥大和尚面前搬弄是非,被虛彥大師趕出生化寺,可怎么活命啊!

小沙彌們提心吊膽了半個月,唐敖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眸子還是那么明亮,卻多了幾絲羨慕,不禁讓他們迷糊,羨慕什么,整日里劈柴擔水嗎,不得溫飽么?

山海無限鏡花緣

山海無限鏡花緣

作者:源子夫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這是一個凡人在山海鏡花世界中經過命運的洗禮最終成為大唐帝國復興的守護神的故事。這是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更是一個熱血沸騰的經歷。當歷史變成了傳說,傳說顛覆了神話。他的故事便成了永恒——

小說詳情
山东时时彩官方 哈尔滨麻将规则 河南麻将朋友局官方免费下载 3G配资 股票分析师下载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 景盛配资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黑龙江快乐10分怎么玩 胜平负北单足球竞彩 安徽快三走势 11选5中4个多少钱 台湾麻将游戏平台 山东二五八将麻将规则 广西快3开奖号码 四川快乐12开走势 qq游戏麻将